⑎䍓块놔葶ㅲ

发布时间 2019-09-24 16:47:01 点击: 3 作者:

」爸爸露出无奈的神情质问我,

一边抖腿一边说着,

而我看见後迅速站起身来,

我要出去玩;给我两千块;」我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说着,怎麽又花完了。「昨天不是才给你了吗?你若是不给我的话,「你到底给不给嘛?我就去偷去抢,」我翘着二郎腿叼着根烟,」我爸叹了一口气後!从口袋拿出几张佰元钞票,准备数两千块给我。将他手中的佰元钞票全部。

在撞球场和我朋友撞球时。

立即骑着爸爸买给我的机车准备去享受我的夜生活,

我朋友突然问我。

头也不回的离开家中;「你爸爸是做什麽工作的啊!」我听到後有些羞愧得不敢回答。只因爸爸是卖烤香肠的,而我以爸爸的工作。

所以我在朋友面前绝不提起爸爸,不知不觉中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因为我并不把他当成爸爸。於是我和我的朋友准备离开撞球场。想继续到KTV喝酒玩乐。可是当我们从楼撞球场走到楼下时;却听到了吵闹声。「你钱到底要不要拿出来?不拿出来我们就打给你死,」「我的钱是不会给你们的,这是我辛苦赚的血。

是要养我家人的。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的,你们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喔!」突然间。楼下传来了一声怒喝。「找死。」当我和我的朋友走到楼。

发现四,

他今天赚的两千多块。

还有一个人拿着棍棒猛挥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体,五个少年围着一个中年男子拳打脚踢。眼看着那个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已经快不行了。可是他手中仍然紧握着,不肯松手让另一个少年抢走,我的朋友看到这个场面後拉着我赶紧离开现场,叫我不要管太多,可是在我离开。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

却惊愕的发现,他竟然就是爸爸;我愣在原地看着他们继续殴打爸爸的场景,与爸爸紧握着钞票不肯松手的画面,突然想到爸爸平时都无怨无尤的给我两,现在他竟然可以为了两千多块连性命都可以不顾。三。

我身上立即一点一滴的传来爸爸刚才所承受的痛楚。

幸亏不久後。

再看到他赖以为生的香肠摊已被敲毁散落满地,顿时间我不自觉的掉下一滴泪。大声哭喊着「爸,」并立即冲入人群中,任由棒棍拳脚袭击着我,用身体守护着我平时最看不起的爸爸;可是我却感觉到我的心比这些痛楚还要痛,因为我对自己以前的不孝感到无比的痛心,我朋友立即冲上来替我解围,而警察在不久後也。

可是我在细看我爸的伤势时,竟然发现我爸头上流着血,失去意识晕厥过去了;让我急慌的哭喊着。谁赶快叫救护车来啊!「救护车,爸爸他呜谁快来救我爸;我立即跟爸爸进入了救护车。」在救护车来到後,发现爸爸左手仍然紧握着两千块,於是我在一旁哭泣着,「老天!

求你一定要让我爸爸平安无事!要是我爸真的平安无事後,求求祢。绝对会好好的孝顺他!我一定会学好学乖的!不会再让他生气难过了。」「求求祢!我知道以前我错了;你要惩罚就惩罚我!

随即微微的睁开双眼。

」我喜出望外的对他说:

我还年轻;你要我几年寿命都没关系。求求你,我只求你让我爸平安无事就好!老天爷,求求你呜」突然间我爸呻吟了一声;我惊喜般的看着他,「这是哪里?」爸爸仍有些意识。

张开了紧握着的两千块对我说:

「我们在救护车里面,你刚才晕了过去,害我好担心你!他忽然微举起左手。」我差点又哭了出来,「启明,这是爸今天赚的两千块;你拿去吧!等一下回家。

爸爸还不饿;

你先买东西自己吃吧!

紧抱着爸爸大声哭泣着,

一直哭一直哭,

」我听到後立即红了双眼,泪水不自觉的湿透了爸爸的衣衫,也湿透了一旁医护人员的。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