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䭢

发布时间 2019-10-25 09:14:02 点击: 4 作者:

希望你治好精神病之后可以找到一个好归宿!

亲爱的红,经过最近的事情我发觉自己和你不太适合在一起,我希望你可以去看病,最近你精神真的是太差了,我和你在一起真的一点安全赶都没有。我放弃了,你可以再见我一面。地点你来选择吧!明天是最后期限,我们分手之后不要在找我。李丹苏红无神的双眼深陷眼。

"李丹别我不会再犯错了,

曾经你的爱人,她嘴巴哆嗦碎碎念,她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她比几天前憔悴多了。别离开我我不想离。

她喘着粗气,使劲回想着自己最近到底做什么让李丹讨?伸出细长的手指把分手信撕了,可是她放弃了,因为她对于那片记忆是空。

就像是不曾发生过,"啊"她似乎触及到什么一个机灵坐直身子?木讷的看着身前的的白墙,"呵呵呵,哈哈哈。他们是在学校图书馆的书架前认识的。"苏红和李丹认识有一年了,那时候他还很青涩,那时候她很自闭,太阳照进阅。

苏红和李丹几乎是同时起来同时迈向书架,同时朝着一本书走;纵使这中桥段很老土,同时碰触到彼此的手。但是发生在身边就不同了,苏红猛的收手。对女孩子来说这就像做梦一样。李丹也是:"你需要的话你先。

我再找一本。她很害羞脸突然红了,"因为她的动作导致头发散开。她觉得碍事索性就把头发撩起来,香气钻进李丹的鼻子,"那多不好意思啊!"他背对着苏红,身上的汗衫不知道怎么湿了?现在图书馆可是有空调的啊!衬衫有一些。

""我们一起看吧!

"这一句话更是把苏红躁的不行?

因为帅气的外表曾经让无数学姐学妹疯狂过,

他扯了扯衣襟;"不如""这样吧"苏红的脸被躁红得不行。"你先说吧!这是她第一次在大学接触男生,而且是她中意已久的李丹;"怎么了?"李丹见苏红的脸红的不行关切的我问,"你用不用去医务室啊!"李丹在当时和如今都是学校的红人。名字和林丹只差一。

因为发汗的原因李丹身上有点发臭了。

他发现自己见见爱上这个披肩发女孩时才发现原来那个女孩也在关注着他,

而且似乎是机缘巧合他也是打网球的?所以很好让人记住!"没不了。一起看吧!"李丹坐在苏红的后边。苏红用力的吸着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汗味,说来也巧自从那件事后李丹便开始暗中观察这个可爱女孩;一晃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还是在图书室。还是在那个地方,只不过他们的距离拉。

苏红和李丹彼此走进了一点,慢慢的他们的恋情被公开;两人的话语越来越。

李丹算的上学校的风云人物。她们气不过。为什么一个这么普通的女孩就能得道李丹的青睐呢?很快整个学校的女粉丝们都知道这件事,她们打算找几个伶牙俐齿的人去问问李丹到底是看上你哪一点?如果她们那天不会无聊去找苏红。

她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双眼就像是钉子一样看向了那个可拆式衣柜,

那么她们以后也不会险些招来杀生之祸;外面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抹了一把眼泪。苏红从衣柜中取出那间白色的连衣裙,这是李丹最喜欢的一件。打算给连衣裙染点颜色,不过她现在不想穿这么朴素的衣服了,"谁是。

"图书馆的门被几个长相凶悍的女孩踹开,朝着休息区的一干众人嚷嚷到,苏红此时正在削苹果皮。因为一会李丹就要。

被那些女生的彪悍模样吓得手中刀尖正好割到了大拇指!苏红那时候还不太愿意和除了李丹之外的人说话,所以她一边裹着手指头一边站起来嘟囔着说:"我我是苏红,但有人找她又不能遇事不理,"其中一个长相极其凶悍的女孩指着苏红的鼻子。

见过不要脸的,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是李丹的女朋友。"苏红小声的应到,""是啊!"他居然说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女孩头压的很低,表情非常扭曲的印在苏红的眼前!"瞧瞧这丫头有?

他们知道这女孩是学校里的学霸,

身后跟着的人也是一些了不起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们这些女孩都是"李丹粉丝团"中的高层,

无脑粉丝最可怕,

"你有什么资格让李丹喜欢你?

"她一把抓起苏红的头发。旁边的同学都不敢上前,苏红因为吃疼而站了起来。她们分别是跆拳道社团的社长和空手道社团的社长。有句话说的好!"她伸出手就要。

你这是要做什么?

"住手。"那个动手的就是跆拳道社团的社长谢兰;"李丹。她有什么好的?难道我对你的真心一点都不明白吗?"谢兰都哭出来了,她和苏红比起来真的是两个类型的人,你居然喜欢她;此时苏红已经吓得不轻话都说不周全,她看向李丹,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声哭泣把李丹的心都给哭碎了;终于哭出。

"你们没有一个可以像苏红一样疼我,

并不是在意外表,

"你之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行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喜欢她?"李丹抱紧身体不断哆嗦的苏红。我们都是爱看书爱安静的,可是你?

你们却一直缠着我。

只不过他不知道那天他教训的女生中有一位为他丧命,

天天看我就像是看动物一样的,我也不是当初校草选拔赛里面的前三甲了;下了赛什么都不是?"这次事件之后他再也没有受过那些女生的骚扰,他的生活步入了正轨。苏红一脸的。

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在朝阳的映衬下显得煞是有意境,只不过苏红现在的动作却和这种意境截然不同,就像是行尸走肉。

跆拳道社的社长谢兰是个好女孩!不过有点偏执狂,因该说就是一副行尸走肉。最近听说苏红疯了,感觉机会来了,她开始锻炼身体,因为这大半年内她胖了。

天还没亮透便出来绕着操场跑步了,跑的比平时要卖力很多,"呼呼;"她喘着气低着头慢跑,这已经是第三圈了,可是她跑步的前路被一个白色裙摆挡住了,可是当他抬起头时已经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打算抬头让挡路的女孩让开一点,苏红没有给谢兰一点时间反应,"麻烦你让"盛装邀约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刀子就在谢兰抬头的一刹那被刺进了胸骨。刀子。

希望血液可以把连衣裙染的均匀些,

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你想干什么?

抓起刀把猛的一拔。

从刀口处喷出鲜红的血液,苏红高兴的橡胶跑道上开心的转圈!"你是谢兰吧!"练家子就是不一样。刺了一刀还能站那么长时间!""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想染衣服"苏红嘴巴一裂。觉得血液不够。血液噗的一声喷出来,"不!

苏红因为刚才被那些女生欺负而没回过神来,

不好了!"苏红宿舍里的女孩小玲就像是疯了一样的跑进宿舍,你们知道是谁吗?"咱们学校死人了。""不知道:"另一个女生说到。此时说话都没有什么语气?因该说她平时就是这样说话,"谁死了。""苏红你也在啊!"苏红就是那么不起眼!"对了,听说是咱们学校拉拉队里面的一个成员,她叫啥来着对了。她叫蒋婷婷,就是那个李丹粉丝团的。

"苏红一震。

听说她爱慕李丹很久了;"她是怎么死的?"女孩说:"在咱们学校教学楼后面的树林里上吊自杀的,真的是很惨啊!你瞧仗着自己胆子大我亲自跑过去看了一眼惨状,"小玲说:苏红又是一震,她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枕头中希望可以阻止一些声音,但是这是不可。

此时她虽然把头埋在枕头中;小玲继续说:耳朵却竖起来。"她舌头从嘴巴里突出来,你们知道写的是什么嘛?"小玲很会吊胃口,脸色惨白眼睛突出来死死的盯着地上写的。

""那是用血写的字;

如果人死了会变成鬼,

"小玲突然做了一个鬼脸,

笔直的走向窗台旁朝教学楼方向望去,

果然围满了人,

希望可以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此时真的是吊足了舍友的胃口,舍友们七嘴八舌的问,"写什么?我一定会找她!吓得其他室友惨叫连连。苏红腾的从床上起来,几个两个殡葬工把尸体抬进面包车中;这一切都被苏红看在眼里,她需要冷静。她脱下那件白色的连衣裙站在淋浴前冲澡,她有种预感那个叫做蒋婷婷的女孩子一定会来找自己的!天色越发的深了。她躺在穿上越发的感觉胃痛;越是害怕,想呕想吐,可是他已经跑去卫生间三。

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小玲见她跑去呕吐那么多次便开玩笑说到!"怎么了怀上了?爸爸是谁。"苏红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极其木讷的白了小玲一眼,她没说话;她的眼神已经表明了她现在的心情,人在紧张的时候都会觉得胃疼,挂着一头汗珠,苏红她在奇怪自己到底现在在紧张什么?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

直到半夜被一股钻心的疼痛惊醒;但是疼痛并没有止住。她蜷缩在被窝里希望疼痛可以通过挤压遏制住一点疼痛,她不想去上厕所,去厕所一定会碰到什么恶心的东西?因为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可她的肚子实在是疼的没有没办法。于是一咬牙一跺脚猛的冲进卫生间;脱了裤子就一身轻松,她打算抽卫生纸擦拭,可看向盛放卫生纸的米奇塑料盆中竖着的卫生纸时愣。

左手悬在半空中,

"该死,

拿起那卷卫生纸撕下一张纸,

她看向卫生纸。觉得它现在很可怕,她恨自己不能忍到明天!"两个词语在她嘴巴里无比憎恨的吐了出来!她恨自己的这种感觉!她也不能光坐着,她现在只有一种选择,擦拭完赶紧上床休息,外面不知怎么的阴气?

窗外传来闷雷声,原本的月亮普照此时却没有意思亮光。闪电很应景的从天上射下来,她很害怕闪电,苏红等不了,更害怕卫生间的狭小。她擦拭完,站了起来。此时一到闪电披头盖脸的砸下来,就在那一瞬间苏红的视线被墙上的一行字**住了,这四个字刺痛了苏红脆弱的。

字是红色的她敢确定;

你死定了,她拿出手机打开LED照在红色的字体上,拿起卫生纸就朝干巴巴的字体上擦着。"不要。

嘴里不住的念叨。不要找我,"苏红有吐了几口唾沫在墙上才把那些血字擦去了,她直到是谁找。

蒋婷婷4000p这就是苏红为什么变得奇怪被李丹讨厌的原因?

自打那天晚上之后,

她就变得喜怒无常,校方给她安排了一个单人房间。谢兰倒在血泊中,身子在不住的抽搐,苏红咧着嘴角放声大笑,"哈哈哈;你真是不要脸,"咔你想干什么?"谢兰嘴角渗出的血越来越多,""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把这件朴素衣服染的娇艳。

我无法向那个男人婆动刀子。我只能对你下手,惩戒她,这就是你们那天欺负我的代价。我会慢慢的找准时机索要的,"苏红把连衣裙脱了;她把刀子放在了连衣裙里裹着。里面是一间很薄的汗衫,跑出了操场,当然校友发现倒在血泊中的谢兰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救护车很快把她带去离这里最近的。

"嘟嘟嘟"听筒来发出急促的嘟嘟声,

别和我分手,

她以为不会有人接,""李丹,"苏红声音很弱感觉非常悲伤!可是她的表情却不是这般悲伤!"求你了!没来得及和你联系,我昨天晚上才有时间看那张便条,"她撒。

我多少次让你去或者多少次我打算带你去看医生你却拒绝我;

"李丹无话可说:

她是今天凌晨打开便条的;"没用了,我们不适合在一起,只不过那是之前的苏红;其实她的心里一直有苏红。他自己也恨当天为什么不早点到图书馆阻止这些无理取闹的女生?"我们可以见一面吗?我还穿那间你喜欢的。

他想见李丹,

她走在校园中。

"苏红庆幸自己没有被人发现,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稍微改动了一下:""你够了,"他说:别这样。"今天中午十二点,校门口的鲜奶吧!"她没有给李丹反驳的机会,我在靠窗的地发等着你,虽然现在也可以见面。但她想给李丹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或许是新的开始太阳很热很毒辣;苏红觉得自己的连衣裙很硬,有点。

议论纷纷,很多人都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说什么的都有?比如大姨妈喷到身上之类的。她不。

她想保持住这种心情结束人生最后一次约会,

她很开心,因为今天要和李丹约会了,她每一次约会都很开心;她不知道这次约会将会给她带来怎样意想不到的结局,街上的行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和苏红同校的学生。男女勾肩搭背,或者男男女女勾肩。

看起来很和谐温馨,有的是兄弟姐妹,有的是情侣。看着看着她就觉得自己变得孤独了。她太害怕这种孤独了,孙红握着皮包里被擦的雪亮的刀子。她约李丹出来的目的就是想杀了李丹然后自杀,因为她厌倦了。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放手一搏自己将永远孤独下去,直到老死;李丹站在鲜奶吧前不敢进去;他不想也不敢见苏红;"你在门口干?

"我去美术室用染料染的;

进来啊!"苏红早就在门口看见李丹的背影了。本来以为看错人了;这连衣裙怎么会这样?"李丹看着苏红连衣裙上的红色。

"苏红答,

两人分别喝了一杯奶茶,

"可是你不是不喜欢去美术室的吗?"他问,"别纠结这个问题吧!先进屋,"苏红长长的头发被撩起动人心弦。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坐着。此时端着一杯咖啡凝视着彼此。时间。

转眼已经一点了,

这时李丹的手机响了;消息是医院打来的,李丹就是那个发现倒在血泊中谢兰的人。医院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谢兰救活了!只不过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李丹一听按捺不住自己。

挺激动的,

"他们两个人几乎是一同出声。

"苏红说:

他恨不得现在就跑到医院里!"真是麻烦你们了。她的父母来了吗?"李丹声音有些颤抖。""苏红,"你先。他看了一眼憔悴的苏红便说:""咱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吗?"苏红问,"还是你?

他在等着李丹说:我们可以在一起或者我一直爱你咱们别分手了;这一类的话,"真的;不能在一起了;"李丹把真的两个字咬的非常清楚!"一点情面都没有。""你快要把我逼。

你知道吗?

"他回答,

你太天天疑神疑鬼的;"李丹下定决心了。他要拆穿苏红,拆穿她的每一件关于"死人复仇的事","那些都是你做的,""我怎么可能做那些事情?"苏红反驳,"我有证据,"你说啊!我不相信。"苏红的声音很柔软;但感觉和平常不一样;李丹把真相讲给了苏红。苏红发现红色血字的第二天。内容大概是这。

她便把整件事告诉了李丹,李丹当时吓得够呛,其实他也害怕;谢兰只不过是一个桑树;他骂谢兰无理取闹其实是在骂蒋婷婷这课。

纵使他是个无神论者也被苏红绘声绘色的讲述吓了个够呛,她害怕的扑向李丹的怀中寻找安慰,那时候他不知道苏红已经有点神经质,有一天李丹正好碰到了苏红的室友小玲!她一个个人蹲在马桶前用自己的血在墙上涂涂画画;"我就举一个最老的例子,于是她才直到苏红那天做了那么可怕的一!

"苏红推来李丹,

她的脸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还有很多很多。苏红她都已经死了几个月了,比如教学楼上蒋婷婷的影子,你怎么还是被她的阴影笼罩?她死不怪你,"李丹想让苏红清醒点有双手使劲摇着她。"别动我,变得很。

变得很邪恶,她的嗓子突然变大,眼神中充满憎恶;她从皮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架在了李丹的脖子上,"我再说一遍"李丹从口袋了拿出一个发夹,他打断了苏红一反常态的蛮横;"是你拿刀子捅了。

我把你的发夹从现场捡了回来,

"来吧!

"苏红没说话,"你现在又想杀了我,"李丹声音开始发抖,那是因为伤心;那不是害怕才发出来的声音,一滴泪珠从李丹的脸颊上滑下来,我不会恨你的!你想杀就杀了我吧!""别说这些假惺惺的话,我早就知道你和她有一腿,"苏红声音变得很果断,"你天天和她跑步为了什么?不就是想有一?

看到她倒在血泊中很害怕是吗?

"苏红刀子已经扎进李丹的肉里,

"没等苏红反对李丹就把苏红手上的刀子抢了下来;

用力的搂住苏红,

"你可曾记得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

好我现在就让你和她一样,躺在血泊中,""你是专门做给我看的。""废话;"我可以抱你一会吗?那一刻似乎时间禁止?李丹听着苏红缓慢的心跳。李丹慢慢从嘴巴里突出温柔的。

那是在一个秋天,

"苏红是一个自闭症患者。患病原因已经不得而知了;她小时候只和一个除了自己家人的外人说话;那个人就是李丹,那就是一个秋天,树叶纷纷落下:那一天一个小男孩被一帮大哥哥围殴;就在小男孩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闪他的面前,顿时脑袋开花鲜血直流,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个子和小男孩一样高甚至还。

她甜甜的笑容永远的印在了男孩的脑海里;拿起地上的石头一下砸向了最靠前的大哥哥,而且只是一面之缘。那个女孩就是。

"而那个被救的男孩是我。我一直都在寻找当天救我的大姐姐,直到去年在图书室无意中撞见了你,我在你的表情里或多或少发现了她的影子,"苏红恍惚的眼神渐渐恢复,声音也。

""嗯。

"你就是那个男孩,去治疗吧!等好了咱们再在一起!"行吗?"李丹用手擦掉了眼泪。"刀子被李丹抢了下来。最后苏红被送去当地的精神病院接受精神。

有人说最卑微的不过是爱情,

重要的是他们是彼此记忆中的至宝,他们今后的结果如何这些都不重要,这是一个浮躁而又现实的年代。而苏红和李丹给出了与众不同的答案,最凉薄不过是人心。人心可以是稳厚的,不管过了多少坎坷都会把最后的一片希望留给回忆中的那片净土,爱情也可以是高贵的,幼时心中的记忆相互支持着直到彼此再次遇见,这一切就像是故事中的剧情一样。但是他们却存在于现实中,苏红接受治疗确诊。重度自闭症以及轻度双重人格分裂症,还好只是轻!

现在是2014年。

苏红双重人格的病治好了!

医生说还是有机会治愈的?

这件事是发生在2010年的N市交广大学。李丹早就把苏红接走了;而自闭症比较麻烦,不过苏红全身心的治疗也给院方省了很。

而关于那个大学一直遗留下来的恐怖传说还是总时不时被学弟学妹们提起?

越来越神乎其神,

甚至有人说在雷雨交加的前夕看向教育楼的楼顶都会看见一个干瘦的女人影子,他舔了一口。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