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䭎ṭ

发布时间 2019-10-05 12:55:02 点击: 2 作者:

有个名叫李德鸿的人;传说陕西某地;极善于骑马射箭。他胆气豪壮,在地方上小有名气,但他不会耕地。

更不屑于在家洗衣做饭。附近的乡邻们认为他懒,都看不起他,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家的姑娘嫁给他。这样一来。李德鸿到了而立之年还是光棍一条?李德鸿的父亲有一位朋友在桂洲郡。

便在桂洲郡四处流浪。

他便想前去投奔,好施展自己的一身本领,天有不测风云;等他好不容易赶到那里!才知道那位官员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李德鸿不愿意那么狼狈地!

桂洲郡是个群山环抱的美丽山城,到处都是山林树丛,好在狩猎本就是他的兴趣所在。这日子倒也过得快活,他每天都出去。

当地有个姓钱的富翁;

长得如花似玉,

老两口对女儿极为宠爱,

有一天,他听说了一件怪事;家里只有一个独生女儿,那女儿正值十七妙龄。女儿又深居闺中。可不知道怎么?

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派人四处搜寻,

很少出门。大概在半年前的一个深夜里;只见天上白光一闪,那女孩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老两口伤心。

却始终没有找到,为了女儿;钱老爷便当着众人的面对天发誓,无论是公子王孙,还是乞丐流氓,只要能找到我的女儿;我就把女儿嫁给他。我全部家产的一半也会送给他,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丁点关于女孩的消息;李德鸿又去深山里。

他便追了上去,

待他停下脚步想休息一下时,

天也黑了下来。

赶紧借着月光,

遇到了一只大獐子,可那獐子跑得极快;他怎么都追不上?却发现自己已经迷失在这深山老林中了,不一会儿。太阳落山了。林子里影影绰绰;他不由得害怕起来。寒气。

总比在外面喝西北风好吧!

寻找栖身之所,正巧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小古庙,推门一看,里面满地灰尘,他便朝那古庙走去。到处都有鸟兽的踪迹。凑合一下吧!李德鸿这么想着。便在屋檐下合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有一群人朝这来了。李德鸿一下惊醒过来。这么晚了。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过往的行人?那些人不是强盗。就是山精树。

他急忙沿着门框爬到屋梁上,想到这里。悄悄看这帮家伙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一会儿工夫;只见有十几个人来到。

前面两个侍卫提着大红灯笼开路,

头戴金冠;

腰间还束着一条白玉带;

为首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却做着君王打扮,身着黄袍,个个长得丑陋无比,随从有十多人,生着野猪马猴一样的嘴脸;那为首的径自到神案前坐了。

随从们则手拿兵器整齐地站在台阶之下:气氛严肃,好个猖狂的妖怪,看我来好好教训你们!李德鸿取出弓箭;一箭射出,箭若。

庙中大乱。

正中那个头戴皇冠者的手臂,在屋梁上弯弓射箭,只听得那怪物痛苦地嚎叫一声。便急匆匆地逃走了,一时间,不多一会儿,那些随从,护卫也都逃。

等到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淡淡的月光照在地上,

他沿着血迹追踪而去。

一直追了五里多路。

李德鸿便跳下屋梁来,他好像看见神座旁有一点血迹?那血迹从大门出去,一直向南去了,李德鸿现在一点也不怕了,最后发现了一个。

那大洞仿佛有万丈之深?

血迹到这里就消失无踪了,他在洞口转来转去,一不小心一脚踏空。跌到那个大洞里,抬头不见天日,看来今天我要命丧于此了,李德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发现身边有一条隐秘的小路,他沿着那条小路一直往。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再往前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他看见面前有一间石制小屋。屋上悬挂着一个巨大匾额。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申阳。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