晫獞ᱎ奵䝬救虎䂈

发布时间 2019-08-31 11:17:09 点击: 4 作者:

我的乡愁在东留文,陈孟荣我的乡愁在东留那里有我青春的印迹我的乡愁在东留那里有我半个世纪的思念我的乡愁在东留东留的乡愁将伴随我的一生在那难忘的1969年;在那正值青春年华的十。

我被抛向了穷乡僻壤的东留深山,然而这一抛却留下了我终生的念想。我视东留为我的故乡;因为那里有我深深怀念的山山。

十八个村坐落其中。

我怀念曾走过的东留山山水水;

我到下乡的中坊村是东留十八村中较小的一个,

那里有我日夜思念的乡亲。东留已融入了我的血脉,汇入了我的生命,东留境内崇山峻岭,四周被群山怀抱,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海拔1137米的黄天顶;海拔1090米的马。

在海拔425米的村庄周围环绕着数座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峰,海拔1080米的西木山和海拔1066米的大人岽,这是一个美丽的山村,浓郁的山林和潺潺溪流以及不可多得的清新富氧构成这位于闽赣交界边陲山坳独特的风景线,黄天顶令我。

大人岽促我心酸,

马头山让我胆颤。

西木山使我陶醉,下乡期间,我坚信,我每天都要对着黄天顶遥望,黄天顶的那方就是我的家乡厦门,不管刮风下雨,不管月圆月缺,这种奢望始终没有间断,望着一天天的云雾缭绕,望着一天天的日起。

我要走出大山。我要回到厦门故乡,那时的黄天顶成了我精神上的依托。黄天顶上真能望见我的故?

特别是听着从西木山上流下的;

登上黄天顶成为我梦寐以求的期盼!在下乡38年后的2007年国庆节。我终于攀登到黄天顶的最高峰,实现了心中的梦想,黄天顶的半山腰是一片的原始森林。林间小道环绕着,一层又一层的向上延伸,小道两侧都是苍天大树;充满着生机;几许阳光透着树荫洒落在林荫道间,使人心生惬意,林间是美。

终于登上了黄天顶,

极目远眺,

穿过云层,

从涧底不断传来的潺潺流水声,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一般;在一片突兀的花岗岩上。凉风习习。真是心旷神怡;透过林海,我不断地寻找着我的故乡厦门却始终未能看到;忽然间。我顿悟了;脚下的这片。

是我梦想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坐落在海拔千米之巅;西木山上有个天然。

在这称为"安浮塘"的天然湖下侧有一条涌泉飞流直下:形成瀑布奔向远方,源于西木山的这一支水系,据介绍,流经万里,谢坊汇入龙溪,经狗面光,这是一条中坊乡亲的生命之源,正是这股清澈纯天然的山泉之水养育着中坊。

在湖的一侧有一片断垣残瓦;

这是一片美丽而值得生态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宝地。

捧着甜美的山泉水,

并酿造出闻名武平的中坊米酒,湖的四周高山层层,显得十分宁静,据村民说:数百年前,他们的祖先就生活在这里。由于山高路远陆陆续续迁徙到山下定居,我不断的品。

山里的山鸡很多,

村民们告诉我。

真有点陶醉了,那是在下乡期间的1969年秋冬。我到过大人岽;下乡那年头,见到的情景真是让人心酸。知青们没啥吃的;第一次跟村民爬那么高的山!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翻过了多少坡,就跟着村民上山打山鸡;大人岽坐落在丛林。

栽种着一些蔬菜,

自己种粮食。

沿着登峰的土路旁搭着一间十分简陋的木头房,房子外面有一块小草地;另一侧用木栅栏围着喂养这几头小鸡,木头房里就住着一对老夫妻,当年应该有六十多岁了,村民说:这夫妻俩长期住在。

已经在山上待了几十年了,

我触景生情感到心中一片的酸楚。

逢圩日才下山换些日常用品。他们根本没有货币的概念,我不敢想象在那没有电灯,没有左邻右舍,野兽频频出没的山上这两位老人是如何熬过每日每夜的,这是海拔上千米的大人岽上留给我伤心的一幕,这一幕永远留在我的。

我永远忘了不那两位穿着自己缝制土布衣的善良老人,让我胆颤的马头山之行终不能让我忘怀,那是在我下乡第二年杜鹃花盛开的日子里,我房东的弟弟准备装修新房作为结婚之用,那时在山区所建的都是土。

能抹上灰浆实属不易。

但却没人能有抹灰浆的手艺。

我自告奋勇前往其下乡地东留公社大联大队邀请他来帮这个忙。

费力地爬上马头山,

房东从县城好不容易买回了石灰粉!我的一个朋友下乡前在厦门省四建半工半读学校就读,正好有这门手艺!吃过午饭后。我和一起下乡的哥哥;按照村民所指引的山路;沿着崎岖的小道:准备经过油心地进入大联村,登上马。

实在美不胜收,

满山的杜鹃花,我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真是壮观,红通通的一片;我不舍得再向前方迈步,驻步欣赏着,杜鹃花在山风里摇曳着。我不断地;使劲地吸着山峰顶清新的。

真的不想再走了;

渐渐地,太阳已经西坠了。与山上的杜鹃花辉映在一起。天空一片美丽的晚霞。我感觉自己身处人间仙境。从山顶的乱石堆间闯出了一只白色的豺狗,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仔细一看。开始我们还以为是村民养的大狼狗。还真。

那体态是我从没见过的凶残,

大声喊道:

经过一番的自卫还击后,

我一下子吓呆了,我哥哥看见旁边有一条深沟,"胆战心惊的跳下深沟后,"快跳下去,我们俩不断地用深沟里的石头往外扔,也不知这种自我保护方式是否。

而我们也赶紧爬出深沟;这只豺狗竟然逃窜了;丢魂似的往与豺狗不同的方向狼狈的奔跑起来,不知跑了多久,魂儿总算归心了,天色已渐渐地暗了下来。这是我们才知道迷路了。黑。

看到了农舍;

看到了前面闪闪点点的亮光。该不是又碰上野兽了吧!在战战栗栗之中我们摸黑走到了亮光前,心儿这才踏实下来,这儿是油心地,属于大联村。但离村部还有一?

我们找到了这位朋友,

东留的十八个村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

在2010年10月还到过背寨一次,

在村民的指路下:朋友也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心中庆幸,这一趟没有白来。每个我到访过的村都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下乡期间,我曾从邻村的龙溪走小道到过背寨,与当年参加武会公路的厦门知青一起前往背寨;第一次在背寨知青点听过"梅花党传奇"的故事。在往日修建的公路段上合影。

为我童年的除虫伙伴的女儿嫁到桂坑祝贺,

我也曾到过桂坑,中坊的邻村龙溪是我下乡期间经常前往的地方;也是中坊通往外界的必经之地,送。

挑化肥,购买日常用品都要到龙溪供销社,那里有我不少的知青朋友;大明则是我们知青每次赶墟的所在地,我都为能重返故地而感到十分的高兴!知青们对大明都怀有深深的记忆,我的记载的就是那段难忘的忘事;数十。

印象最深的是:

吹拉弹唱非常之棒!

大明已发展为东留镇的富贵籽花卉产业基地;我有感而发写了篇的文章;黄坊在我当年下乡时就去过,在参观东留富贵籽基地后。黄坊知青不少人都很有音乐细胞,农闲时刻,自娱。

农历六月六是永福的民俗节日,

他们总要聚在一起,令我十分羡慕。我在数年前有幸受邀参加了雷公灶三仙宫客家民俗节。车驰渐入永福地/放眼雨透染山绿/东留水碧跃葱茏/三仙长济客家宜,在雨中写下了一首"六月六访永福"。

在厦门知青东留文学采风活动中,

我和春池兄进行走访;

此诗作为我对东留客家人深深的敬意,我们去了小溪和新中,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为他们感到自豪。在东留红掌基地的封侯村。有个朱子庙遗址,后来我还特地再次。

写下了一文;走过的东留镇村庄中。最使我感受到亲人般真情的是中坊和新联。中坊乡亲与我的感情是数十年风风雨雨的见证;我早已将中坊乡亲当成我的亲人。每当我踏上闽西这块土地总会想起中坊,又一辈子感恩在心的地方。中坊是我刻骨铭心,认识新联则缘于2017年的。

我的知青伙伴陈安琪心中有着一个愿望,

曾水秀主席给予了厦门知青亲人般的温暖,

到新联去凭吊四十多年前不幸遇难的两位女知青。我们一起来到了新联,受到了热情的接待;新联的罗启元书记。谢云升主任,令我深受感动,我曾为新联写下了一文。也与新联结下了不解之缘;表达内心的感恩之情,也结识了曾水秀娘家新福家人,与之成了亲人,算了:

但没去过的四个村依然挂在心间,

从1997年回厦后重返第二故乡。

至今已有上百次;

东留十八村,还有泥洋,我整整走了十四村,兰畲尚未前往,真想在有生之年将东留十八村都走过;谁让我自称"东留儿"啊!虽然有些事不可能按愿望实现,期间重返东留竟达47次之多,曾将我女儿的婚事办到了中坊,我曾带着未下乡的妻子回中坊,曾带着我的亲戚朋友回到中坊,我真实的。从心底里将自己当成"东留。

我不敢肯定,

我的乡愁在东留。土生土长的东留人是否都走过东留十八村。土生土长的东留人在离乡后是否一年数度返乡;我一个曾在东留生活了7年多的厦门知青做到了,我眷恋东留,我将自己的情与爱都奉献给了东留,人已老了。思乡的心越发激烈,我要再次感受东留乡亲亲人般的。

再次的感受东留乡亲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

真想再次去感受东留的山山水水,多饱吸一口东留清新的富氧吧!再次去徜徉其间,那饱含乡土气息的营养将再次的滋润我的心田。唤回我的青春,背上行装;我再度前往东留。钟文泉张乃彬修永清蓝图李国潮郑冠松,总有一天,接待我们的是新联妇联主席曾。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