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没这么简单

发布时间 2019-09-09 21:33:14 点击: 5 作者:

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被我冠上简单的名义。只因为太常见,而忽略它的价值,然而那一碗梨水,一个。

妈妈接了我。

打开盒子,

一阵清香。让我明白母亲的不容易。了解母爱的不简单,那天放学后,驱车直奔上课外班的地方。因为时间紧迫;晚饭只能在车上解决;我熟练地从座位下拿出饭盒,吃了起来,怎?

妈妈小心地问,

好吃吗?那语气,那表情。像极了一个等待老师夸奖的孩子,太一般了,每天都是这些,你就不能学一学吗?这么简单的饭都做不好!妈妈的微笑僵在脸上,讪讪地转。

坐在书桌前,

我毫无头绪。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数学对她来说看似很简单?

我都吃腻了。我看到。有一团火很快熄灭,她的眼中。我回到家。听窗外寒风撞击玻璃的咣咣声,面对眼前的函数综合题,我想到了妈妈,记忆中妈妈好像是个数学通?只要我有不会的题目。只要交给她,她便很快能给我讲明白,即使有个别一时说不。

我正准备推门的手停住了,

她也总能解答出来;毕竟是多年前的知识了。什么也不说:但每次她都只是笑笑。隔壁房间传来妈妈一阵接一阵的咳嗽,放下卷子,我决定先为妈妈整一碗梨水,偶然瞥见墙角四五本。

这些看似简单的步骤同样让我手忙脚乱。

仿佛我的一句赞美能让她得意很久,

我渐渐体味到那些简单的饭菜中的不简单。

我顿了顿,想起车上妈妈充满希冀的眼神,橙黄的梨水中。仿佛倒映着妈妈被呛得不住掩面的忙碌身影。原来做饭并不简单啊!端着梨水;拿着卷子;我走进妈妈的房间,透过蒸腾的水汽;妈妈正趴在桌上安静地睡着,我看到一个趴在桌上的背影,胳膊下垫一本翻开。

终于明白为何那些数学题对妈妈来说总是那么简单?

书上是那些我一看就头疼的几何图形;每一页都被彩笔勾画圈点得密密麻麻,我开始回想那些过往。为我指点迷津,妈妈总会在我埋头苦想时,那轻车熟路的样子让我以为那些题对她来说很简单终于明白为何每晚妈妈的卧室总亮着灯?推门总能看见妈妈伏案的背影;这些都是妈妈默默的努力。原来那些生活中的简单早已被母爱包裹得不。

她淡淡一笑;

剪掉不也挺好的吗?

是否也不简单;突然想起妈妈前些日子剪去的长发和照镜子的叹息!几天后。我问妈妈剪去长发的原因,你初三了;学习那么紧!我要陪你,没时间打理。

轻描淡写的话,

当时只简单地道她是追时髦,

嗅到妈妈的发香,

与以往不同。

很简单,我却愕然,却未想过这看似简单的举动却如此不简单。坐在后座的我微微前倾,少了一份。

便可尝到它的不简单,

过一段时间;

却多了一份清香,直达我的心底幸福。甜甜的,有时候很简单;就像一杯80℃的白水;没有浓烈,平平淡淡,但仔细品味。那里面融进了一种不简单的东西,那就。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